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新时代孝道  〉传承创新
传承创新

  ● 传承创新

  ——静安养亲苑《孝亲观》

  孝道是我们中华民族优秀的文化遗产,世界上再没有第二个民族能有如此绵延千年的孝传统、如此丰富广博的孝文化。几千年来,尊老爱幼、敬上扶下的优良传统代代相传,连贯古今。广大劳动人民以及无数英雄豪杰,仁人志士,特别是无产阶级革命家的敬老事迹更让人感到这种道德品性的伟大。

  谈到孝道,现代人多数情况会觉得我们是在老祖宗的思维惯行上去做的,好像老祖宗为我们做好了许多孝道文本。孝行、孝意识并非为过往前古社会所专有的,而是同样可以为新时代所吸取而光大弘扬,并赋予它以新的内涵。所以,我们今天要规正孝道在道德规范体系中的重要地位,重新审视传统孝道中所蕴涵的中华文明,广泛开展孝亲敬老的宣传教育,引起社会各方面的普遍重视,在全社会营造一个良好的尊老敬老的社会舆论氛围。

  我们应该如何学习、挖掘和利用传统孝道之精华和发展中的先进孝道观,以构建符合现代社会要求的新孝道观,实现传统孝道内涵的现代化。

  “孝顺”的定义是什么?

  也许人人都能说——不就是对父母好、尊敬长辈吗?

  可怎么做才算得上是对父母好、尊敬长辈?也许有人就要语塞了。

  相关资讯与文摘:

  现代大城市的朝九晚五族对什么是“孝顺”,其主流的回答是:经常抽时间打个电话,跟父母报个平安或讲讲自己一些简单的工作和生活的事情。在对父母“尽孝”问题上的回答多是以“物质尽孝”为主流。老人家啊,就是怕寂寞,没事就打个电话聊聊,有时间就回去看看,这好像是他们唯一的除“物质尽孝”之外的“精神尽孝”的方式。

  精神支持是尽孝中的最重要的内容。每一个父母都或多或少有一些愿望或爱好因为孩子而被遗忘,或者被压在心中没能去做。作为子女就应该帮助父母实现他们的理想,特别是当我们有能力的时候。精神支持的前提是精神独立。我们的许多父母都具有为孩子彻底“奉献”的精神,因此他们视孩子为自己的私有财产。两者之间的不平等导致两者在精神上难以沟通。也就很难再谈什么支持了。比如双休日在家,总想陪陪他们,和他们聊聊,但最终大家都不知所云……

  尽孝有阶段之分。在自己成年独立之后才谈得上尽孝。比如一个十多岁的孩子,事事还要听父母安排,自然不知如何尽孝。尽孝首先必须赡养父母。这需要经济上的独立,在这基础上才能更具体的谈孝——因为父母在享受子女具体的尽孝作为中更能获得因子女成就带来的精神慰籍。

  ……

  安徽静安养亲苑

  办苑理念 —— 亲情养老,科学养老,环境养老,文化养老。

  ● 传承创新

  ——静安养亲苑《孝亲观》

  时代在变化,对孝顺的理解也在发生变化吗?

  相关资讯与观点:

  孝心的表达,更需要从“心”出发,付诸于“行动”……

  为父母创造幸福,找到快乐。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这句话出自《韩诗外传》卷九。用于感叹子女希望尽孝时,父母却已经亡故。

  孔子出行,听到有人哭的十分悲伤。孔子说:“快赶车,快赶车,前面有贤人。”走近一看是皋鱼。身披粗布抱着镰刀,在道旁哭泣。孔子下车对皋鱼说:“你家里莫非有丧事?为什么哭得如此悲伤?”

  皋鱼回答说:“我有三个过失:年少时为了求学,周游诸侯国,没有把照顾亲人放在首位,这是过失之一。为了我的理想,再加上为君主效力,(没有很好地孝敬父母,)这是过失之二。和朋友交情深厚却疏远了亲人,这是过失之三。树想静下来可风却不停,子女想好好赡养父母可父母却不在了!过去而不能追回的是岁月,逝去而再也见不到的是亲人。请允许我从此离别人世(去陪伴逝去的亲人)吧。”说完就辞世了。

  孔子对弟子们说:“你们要引以为戒,这件事足以使你们明白其中的道理!” 于是,辞行回家赡养双亲的门徒就有十分之三。

  现代社会人们忙忙碌碌,总觉得父母不会离开自己。殊不知自己慢慢长大了,父母也渐渐变老了。事业确实很重要,但是还没有重要到可以因此而忽视父母的存在。

  时代在变化,尽孝之道应该一如既往。我们无需像封建社会那样抛去自己的事业,不以为社会做出更大的贡献为上,而简单选择与父母一起厮守,放弃理想与作为。

  有这么一个故事,80年代末,有个叫张文山的中国留学生去美国深造,张文山在读时成绩优异,被导师推荐进入一个科研机构协理课题研究,这也许是一个特定的机缘,正因为有了这样的一个机缘,很快被美国的一个企业界的巨鳄发现其才华,并特邀张文山以科研人员的身份受聘其麾下,这在当时中国留学生中绝无多得的,而正当此时,家信来报,他的父亲因糖尿病的忽视,导致生命垂危,张文山一刻也没迟疑,匆匆回国,家境并不宽裕的张文山借款帮父亲替换心脏,由于他对父亲的病因有自责和内疚,在选择重返美国和留在父亲身边,张文山选择了后者。这一留就直至四年后父亲安年晚逝。张文山父亲在去世之前对张文山说:“你为我,没有去做自己理想工作,尤其耽误了自己的事业,这让父亲心里太不好受,死也难安啊……”

  一个孩子如果很有出息,父母会感到无上的欣慰,所以,每个人应该要了解:到底父母想要什么东西?在张文山的故事中,我们似乎有很多设问可以提出来。

  在父母身边厮守尽孝是我们唯一选择的尽孝方式吗?

  我们在这不妨可以从传统中的一些文化视点来加以分析:

  “‘父母在,不远游’和‘荣宗耀祖,衣锦还乡’”之间有没有相互矛盾的地方,答案应该是“有”,所以古人在这样的求索中又云:“自古忠孝难两全”。当然,我们在这样的思维逻辑下,应该把握好“‘父母在,不远游’和‘荣宗耀祖,衣锦还乡’”之间有合适的辨识。——“父母在,不远游”,多少涵盖了为赡养双亲而放弃自己更大的事业之意;而“荣宗耀祖,衣锦还乡”不仅仅只是个人事业成就,其间更多的还包含了对国家、对社会作出的贡献。依这样的基本辨析,“父母在,不远游” 实际上是对“孝”的一种无志无为。

  我们以尽孝的传统理论为链接——张文山正是皋鱼说自己的“三个过失”和“孔子的门徒辞行而去赡养双亲”的现代版,无疑,这样尽孝的心灵深处其价值取向是——许多东西失去了可以重新找回来,父母却是惟一的,失去了就不可能再回来。所以总是把父母放在了第一位,这是孝文化的最高美学境界。

  “可怜天下父母心”,除了是说“子女不能理解父母的苦心”之外,更多的也指父母对子女的厚望,这也是天下父母对子女无可争辩的私心,这个私心与其说是父母希望子女能光耀门庭的为己之心,不如说是父母能为子女获得最大化的社会评价而感念的荣耀之心。

  ● 传承创新

  ——静安养亲苑《孝亲观》

  送自己的父母进养老机构是尽孝吗?

  相关资讯与观点:

  首先我们必须肯定——尽孝在身边是最直接的,但不一定是最好的方式。

  有一个被调查者说过这样一件事情:几年前,他们问我愿不愿意自己父母去养老院,我回答愿意。他们当即大发雷霆,说养我这样一个不孝女……我再怎么解释也不听。当时我年纪小,还在上中学,听不出他们话中有话,他们肯定是不想去养老院来着。之后问我有关的问题,我回答,你们自己决定,你们决定的我都支持。这样回答够好了吧,他们还不满意。问你个问题都不能决定的,我们要你干什么,没出息的孩子……

  去养老院到底代表了什么?

  我们首先可以从以下文化视点来看:

  “老吾老及人之老,幼吾幼及人之幼”。

  孟子这句话的意思是“在赡养孝敬自己的长辈时不应忘记其他与自己没有亲缘关系的老人。在抚养教育自己的小辈时不应忘记其他与自己没有血缘关系的小孩”,老幼为众,孝以自然,孝以大众是为忠。人的这种社会属性决定了人具有忠的属性。

  孟子在描述他所理想的社会时与孔子对大同之世的理解——“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的思想是一脉相承的。

  在孔、孟这样的社会理想和对社会提出的道德要求中,我们可以获得、一种社会伦理主张,这无疑也是中华民族长期一贯的传统博爱的思想。在今天看来推广爱使之及于更远的社会成员。基于这样的理论基础,我们可以理解养老院为“社会伦理观下的公众利益机构”,这个机构可以是孟子所说的“赡养孝敬自己的长辈时不应忘记其他与自己没有亲缘关系的老人”那样的社会责任与理想的载体。当然,我们今天关于机构养老的服务能力还存在很大的发展空间,要完善的地方还很多。

  其二我们可以从以下相关资讯来看:

  中国已经走上老龄化的快车道,眼下我国老龄人口已经逼近2亿,“养老问题”开始越来越被各方面所重视。而随着社会的发展和生活水平的提高,老年人的养老需求也开始从最初的“保障型”向“小康型”迈进。

  “在十二五期间,国家计划新增加342万张养老床位。这是个什么概念呢?从1949年新中国成立到现在,全国共建了320万张养老床位,而现在,5年之内就要建342万张”,可见任务是多么艰巨。

  以上资讯,证实我们今天的社会,经济发展了,观念也在发生重大转变,养老服务已成为“对老人作出更加人性化的孝道”的共识,老人入住养老院就是最具人性化的尽孝孝之道。

  关于“如何看待将老人送到养老院”的一次社会调查中,一位社区家政服务人员说:“就拿我们小区里的两位老人来说,在没去养老院之前,整天除了打麻将就什么也不做,而且身体极差,可是自从去了养老院以后,两位老人完全变了,老人学会了跳舞,没事就跟养老院里的老年朋友们一起唱歌跳舞,玩书法、写文章、下棋,而且身体比之前好了许多,因为天天有专门的护理人员教老人们锻炼身体,从这看,我觉得老人进养老院不仅能陶冶老人们的情操,更重要的是让老人们老有所乐老有所为。


首页 关于我们 新闻中心 我们的长辈 服务模式 入苑指南 老年健康 联系我们 人才招聘 客户留言 友情链接

皖公网安备 34010202600627号

Copyright © 2018 安徽静安养亲苑 皖ICP备12016429号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合肥市瑶海区新安江支路静安新城 联系电话:0551-64373999